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37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石公園 (二) 往藍天的入口


 
 
離開了大天空之城 Bozeman ,在 Subway 餐廳旁的巨大十字路口左轉之後,驅車一路往南,從轉彎的次數來衡量,Bozeman 與黃石公園的距離近若比鄰,只需再轉一個彎,就到了。
 
旅程的第二個轉角是座小鎮 - 西黃石 (West Yellowstone),街上有麥當勞、超級市場、一整排的紀念品店與各式各樣的旅館填滿了剩下的空缺,唯獨再不見居民居住的、樂高積木砌成的房子。
 
或許,當夜幕低垂,所有的商家打烊之後,這裡的居民就會各自找個隱密的角落,脫下身上的衣服、整齊的摺好,然後陸陸續續的變回各種動物,他們的頭髮纏繞成為犄角、牙齒向前擠壓成喙,或者澎發的體毛終將他們裹成一隻熊。
 
晚上牠們回到黃石公園去睡覺,白天的時候會再回到鎮上,無法排除兩者其一的活著。他們以自己的形象創作各種工藝品販售,禮品店裡大棕熊躺上了衣服、麋鹿在馬克杯上喝水、一整群的灰狼循著釣魚帽簷奔跑,而紀念品店的老闆正晾著牙齒對客人微笑。
 
那一晚喝醉的老闆這麼唱著:
 
    找一個往藍天的入口 逃出了廣大的深水漩渦
 
                    需要抓一些天使守護夢 不會有盡頭

 
西黃石鎮的居民,住在公園的入口,守護著藍天的夢 ....
 
 

 
 
黃石公園的主道路鋪成了直著擺的無限大符號,我想這就是第一個謎語與諭示,從西黃石鎮進入黃石公園之後,便很難再次找到離開漩渦的路,自以為沿著筆直的道路前進,期待看見更多的風景,終究又會回到原點。敏銳的旅人很快便發覺自己捲入了一場無限大的遊戲,然而更多的旅客只是埋怨地圖標示的比例尺有誤,讓他們怎麼樣也到不了彼岸。
 
我在麥迪遜上了洗手間,前往老忠實噴泉(Old Faithful)聆聽 75 分鐘一次的占卜、在 Grand Village 凝望囚禁潔白遊艇的湖泊、在 Canyon 聽見鑿穿大地的瀑布發出怒吼,被蠻橫的野牛阻擋在前往 Tower Falls 的路上;我在猛碼(Mammoth)憑弔了旅遊手冊上曾經五彩斑斕的地熱泉,如今泉水褪去,只留下一地滄白的淚痕 ....
 
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時間,當尿意再臨時,我又回到了麥迪遜。
 
我開始試著探索主道路上的每條岔徑,從麥迪遜重新開始,按照學過的演算法逐一搜尋,但小徑的盡頭是無止盡的地熱泉、壯闊的峽谷與成群的大角鹿,與更多的諭示與謎語。
 
出口的岔路總是錯過。
 
最終我在 Fishing bridge 遇到了一隻正要過馬路的棕熊,我想棕熊一定知道出口,但黃石公園的騎警攔住了我,他說人類不可以跟去,去了,就回不來了。
 
遠去的熊隱約的唱著 
 
     找一個往藍天的入口 逃出了廣大的深水漩渦
 
                     需要抓一些天使守護夢 不會有盡頭

 
我抬頭仰望無限大的藍天,沒有盡頭。
 
 

 
  
記憶中的旅途,我再沒有離開黃石鎮、也沒有離開黃石公園,藍天還在蔓延,漩渦仍見不到出口。
 
我開始明白,變化才是時光的本體,而回憶只是時光的假寐,時光並沒有帶我遠離黃石公園、也不曾自何地將我稍來,祂是彼世拂來的風,而我只是原野上一棵隨風搖曳的松樹,當時光拂過了世界,也正巧穿越我的生命。
 
有時夾雜風中的殘酷冰鑠,會在我的枝椏上留下傷痕,當金黃色的樹脂汩汩的從傷口流出,便堆積為閃閃發光的陷阱,若是隨風而至的天使恰巧沾黏其上,我便小心翼翼的將其捕捉。
 
而黃石公園的旅程,最終也封存進入我的生命 ...
 
成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琥珀。
 
 
 

 
從天空 到人間 這畫面 算是享受還是折騰
 
昏眩 瘋癲   幻象沖擊如潮
 
找一個往藍天的入口 逃出了廣大的深水漩渦
 
需要捉一些天使守護夢 不會有盡頭
 
<<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蘇打綠

 

使用相機:Canon EOS 5D
使用鏡頭:Canon EF 24-105mm F4L

前往聆聽 蘇打綠 <<  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 >>

黃石公園之旅,已是四個月前的事了。
 
相簿裡的照片變得隱晦不明,無論是雲的陰影、河流的波光、石頭的紋理或是大角鹿的皮毛光澤,所有的細節都巧妙的變了質,一如悄悄摻入砂糖的蜂蜜,再不是記憶中按下快門當時的那個樣子。但是「按下快門當時的那個樣子」究竟又是什麼樣子呢?雖然確切的知道不一樣,然而明明才背誦的片段,卻怎樣也寫不成答案,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的期末考。


時光挾我遠離了黃石公園、風化了衡量旅行的尺度,也帶走了期末考的答案,我已錯過了寫下客觀旅記的時機。即便只需在網路上做些功課,還是能寫出一篇旅行的標本,然而,捨棄了可考的數據之後,那座記憶中的黃石公園,在我的生命中解構與重生為了什麼樣的風景,我卻更想寫寫看,就是這麼回事了。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黃石公園之旅,已是四個月前的事了。
 
相簿裡的照片變得隱晦不明,無論是雲的陰影、河流的波光、石頭的紋理或是大角鹿的皮毛光澤,所有的細節都巧妙的變了質,一如悄悄摻入砂糖的蜂蜜,再不是記憶中按下快門當時的那個樣子。但是「按下快門當時的那個樣子」究竟又是什麼樣子呢?雖然確切的知道不一樣,然而明明才背誦的片段,卻怎樣也寫不成答案,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的期末考。


時光挾我遠離了黃石公園、風化了衡量旅行的尺度,也帶走了期末考的答案,我已錯過了寫下客觀旅記的時機。即便只需在網路上做些功課,還是能寫出一篇旅行的標本,然而,捨棄了可考的數據之後,那座記憶中的黃石公園,在我的生命中解構與重生為了什麼樣的風景,我卻更想寫寫看,就是這麼回事了。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