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493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令人受不了,卻也很可愛

海產店裡空空蕩蕩,女服務生拿了菜單給我,因為沒有其他客人需要服務,於是乾脆站在我旁邊等著,讓我頗感壓力,畢竟單獨進來這種以賣合菜為主的餐廳真的難以點菜,如果只點一份炒飯實在對不起自己,但是點多了又吃不完,於是我單點了一份價格最高檔的高級生魚片與啤酒,不僅份量剛好、達到犒賞自己的目的,我想服務生也不至於覺得我太寒酸。
  
我的豪華生魚片送上桌時,隔壁桌恰好來了新客人,一個中年男子與兩個婦人,大概是一對夫妻與婆婆。從他們的衣著與談吐來看,這桌新客人並非來自城市,大概是鄰近地區的鄉下人(沒有不敬的意思),這家人一坐定就拉開大嗓門討論起菜單,一下子就讓近乎死寂的餐廳熱鬧了起來,有了其他客人陪伴,我也覺得用餐環境輕鬆不少。
 
「你看,菜單上這個最貴的就是隔壁桌點的那個啦」,隔壁桌的男主人突然伸出手指著我桌上的生魚片。其他兩位婦女也轉過頭來盯著我桌上的生魚片猛瞧,完全沒正眼看我一眼,我也只好假裝忙著繼續攪和芥末醬油。
 
「看起來嘎哪一點點嘛,賣尬這麼貴 ~ 」那婦人抱怨,似乎看不過癮似的,居然還站起來伸長脖子往這邊看。
 
接著年紀頗大的阿婆也站起身,直接走到我身邊,俯身下來仔細端詳我的高級生魚片,「嘸啦,這魚仔都用得很好,嘸貴」阿婆一邊說,一邊還用手調整生魚片的擺盤方向,似乎想換個角度再看清楚一些,與她媳婦兒子一樣,三個人都沒瞧我一眼。
  
「阿婆,要嘸妳夾一塊魚肉去吃看邁?」我說。

雖然表面客氣,但是我心裡完全帶著不悅的動機,我心想這一家人也實在太令人難以忍受,不僅完全無視我的存在,還把別桌客人點的生魚片當展示品來玩。
 
這下子這家人終於意識到我的存在,但阿婆的反應令我啼笑皆非,「阿弟,嘸湯啦,我牙齒都沒了,這款東西我吃不下去啦,你自己吃就好」,一邊說還一邊咧嘴露出牙齦,阿婆根本沒意識到我的錯愕,便回到自己的位子繼續研究菜單。
 
 
   
 
好不容易隔壁桌也開始上菜了,雖然最後他們沒有點高級生魚片,倒也點滿了一桌的菜。既然菜都上了,這下子總可以相安無事的享用各自的午餐了吧,我心想。
 
然而吃到一半,那個沒有牙齒的阿婆居然又站起身,往我這邊走來。阿婆這次並不是來參觀我的生魚片,而是緩緩的遞上一個盤子。

盤子上裝著蝦子、炒海菜、魚皮、還有炸過的魷魚嘴,就好像賣清粥小菜的路邊攤擺盤,各種不同的菜色,在小小盤子上都各裝了一點,份量雖少看起來卻十足豐盛。

「阿弟,這些你嘛吃看邁,你自己一個人來,點嘸這麼多菜色啦」,阿婆這麼說,又露出了她萎縮的牙齦。
 
我連忙起身接下盤子,不斷的鞠躬道謝,隔壁桌的男主人則是一邊啃著食物、一邊揮揮還拿著筷子的手,要我別客氣。
 
很不客氣的吃完了小碟子上的菜,之後我又從女主人手中接下只有合菜才奉贈的柳丁,從頭到尾這家人都沒有多問我什麼、也沒正眼瞧過我,好像對他們來說,我只是某個隔壁的熟識鄰居。
 
令人難以忍受的一家人,但實在是可愛到令人想要流淚了。
 
 
 
 
 

雖然只是之前去北海岸時發生的小事,然而這幾年來走過台灣這麼多地方、見過這麼多的人,這一篇文章所記錄的,正是我最喜歡的台灣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