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悲傷止息


 
由於國賓飯店慷慨提供住宿,此次小林村災民的協助採訪之行,不需急著返回台北,得以在高雄多待一晚。再加上接洽的單位十分好心的向飯店推薦,因此我又得以「文筆很好的網路作家」身分(即使完全不是那樣),備受禮遇的住進了豪華的港景套房。
 
計程車甫駛入飯店的車道,迎賓的接待員便前來開門、提拿行李。飯店的大門輝煌而氣派,各國旅客來來往往、門庭若市,但是對於剛離開災民社區的我來說,卻覺得五味雜陳,幾乎要沉沒於這近乎戲謔的光鮮。
 
在服務人員帶領之下,我拖著沾滿泥濘的鞋子,穿越國賓飯店的寬廣大廳。炫亮的大廳光芒璀璨,彷若鏡面的大理石地板潔淨而光亮,漫射的光線交融為溫暖的光譜,將圓廳中央擺設的碩大花束照耀的豪無陰影,這就像是一廊永晝的空間,將陰沉與腐朽排除在光明之外,無視白天與黑夜的差別。
 
雖然我曾入住世界各地諸多五星級的飯店,但就像剛從高山下來所遇見的第一間 7-11 一樣,這晚的國賓飯店,美麗的像夢境。
 
 


我入住的房間位於較高的樓層,自窗外望去,正好俯望愛河與遠處的港口。環顧明亮的房間,放置著兩張寬廣大床的房間,約與小林村災民組合屋一戶的面積相當;富麗堂皇的浴室,約等於組合屋浴室加上廚房的坪數;房裡點亮四處的燈光,遠比組合屋的白色日光燈要溫暖許多;而隨手調整的空調系統,更不需要在窗戶上貼滿防寒的瓦愣紙 .......
 
進門之後,我駐足許久,感到莫名的愧疚。
 
然而,天堂並不是凡間的罪惡,即使存在殘缺的角落,這個世界還是要繼續旋轉。國賓飯店在八八水災時幫助災民甚多,將小林村的情緒任性轉嫁是相當不公平的。我這樣告誡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卸下背包,將泥濘的鞋子放置在浴室。
 
茶几上放置著兩瓶帶著黑櫻桃口味的加州紅酒,還有兩個擦得光亮的水晶杯。雖然一點點酒精或許對於改善鬱悶的現狀有幫助,然而我始終沒有興致打開那兩瓶酒。我的靈魂已上了鐐銬,一種不忍奢華的桎梏 .....
 
 
 
熄了房內的所有燈光,將靠窗的沙發移開,我倚著窗延俯望窗外的夜景,看著森羅棋佈的光點朝著遠山的疆界延展而去 .......
 
"每一個光點都有不同的故事,辛酸、壓抑、痛苦、憂傷、無奈、厭煩、憎恨、恐懼、羞辱、悔恨、沮喪。但是這些故事對於站在遠處觀看的我來說,只是無聲無息的默默閃爍著:安靜得就好像這些故事已經上演過幾千萬次那樣,即使在永劫的未來,也無法引起一點點的欷噓。"
 
這是我很久以前寫過、一段關於為何喜歡夜景的文字,直到多年之後,站在遠眺的窗前,我又再度拾起當時執筆的情緒。
 
凝望著港都夜景,一縷混合著解脫與悵然的情緒,在我心底悄然漫起,彷若一襲輕柔的黑暗,緩慢而優雅的蔓延,終而延展為無可抗拒、即將吞嚥一切的末日姿態。溫柔的黑暗撫慰著我的記憶,覆蓋了記憶裡小林村組屋區的光影、覆蓋了每一張災後的臉譜、覆蓋了老阿嬤庭前的花圃、也覆蓋了這座璀璨城市的所有光鮮、與每個無視晝夜的光芒大廳 ...... 
 
"同樣的,屬於我的故事,即使是最激烈的掙扎、最愉悅的遐想、最美麗的邂逅、最迷人的死亡也都只是這地上繁星中的一個閃爍、一個交睫,當它熄滅了,就把黑暗還給夜景,不帶走半分風采。"
 
白天與黑夜、鄉村與城市、簡陋與繁華、殘缺與完整、現實與夢境,全都成了黑暗中的星光,離我好遠好遠,黑暗將他們輕輕的拭去、亦或是溫柔的黑暗終於覆蓋了我 ....... 
 
 
 
 
 
悲傷止息 ... 那晚的夢,深遂而安穩 ....
  
  
 
 
 
 

感謝 高雄國賓飯店 提供此行住宿
攝影器材使用 :
- Canon EOS 40D
- Canon EF 24-105mm F4 L、Tokina 10-17mm Fisheye
其他照片:
- 相簿 20091206 光之蒼穹
相關文章 :
-<<災後小林村 杉林鄉組合屋社區>>
-<<網路遊戲的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