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8382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凌晨十二點四十二分



 
這幾天都是這樣,從離開研究室的那一刻起,緊繃的神智便開始急速渙散,雖然回到住處僅需二十分鐘的車程,但已讓我累得睜不開眼睛。最後當我推開房門時,奮力撐開的眼皮甚至微微顫抖。然而這時也不過是晚上八點。
   
我倒在床上不一會便睡去,或許比死亡還快,有時連襪子都還沒脫。
    
從八點到凌晨十二點四十二分這段期間,我不只一次夢見自己是一艘自戰場榮歸的戰艦,身上彈痕累累、還冒著濃濃黑煙,載浮載沉的航向祖國的懷抱。
  
我看見岸上的人群拉著長長的彩旗為我歡呼、醫護人員已在一旁待命,從黑色轎車裡走出來的官員,一邊背誦著演講稿、一邊調整自己的領帶。
   
然而,每一次,我都來不及駛入港灣,就因為過於疲憊而沉沒 ....
   
 
 

 
 
當我醒來時,便帶著一種劫後餘生的情緒。
 
我不知道,這樣重獲新生的感覺,是相對於現實生活的逃離、還是夢境戰火的逃離,或者這兩者僅是意識與淺意識的互為表裡?
   
總而言之,我重新活過來了,在我二度睡去之前,我有一段三到四小時的人生,這一次,沒有苛刻的日光、只有熟睡的城市。
 
我決定帶著相機出去散散步、騎騎腳踏車、去誠品買個書、在月光的河堤上喝杯啤酒,作那些我會在白天做的事、也作那些我無法在白天作的事
    
      
  
 
後來,那個深夜,我騎著摩托車,從板橋騎至東湖,來到摯友 Mamas 家的門下,什麼也沒作,又盡興而返。
   
  
  

會有夜訪摯友而不扣門的想法,是因為世說新語的這一篇文章<<雪夜訪戴>>:
  
 「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詠左思《招隱》詩 ,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 :『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