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雙龍部落手札 我們追逐著銀鹿來到了唱歌瀑布(下)

 
  
 
追蹤銀鹿的獵人,背著長弓、腰間配戴短刀,快速的穿梭在茂密的森林,當他越過山溝時,就像一陣銳利的風,切開了鬼魅般的水氣,絲毫不為所阻。那是布農族最敏捷的勇士 Mamas,他專注尋找著銀鹿留下的血跡,果決的決定追跡方向。然而,那隻散發著月光的巨大銀鹿,似乎跑得比獵人更快、更遠,Mamas 始終追不上銀鹿的背影。
  
當追蹤銀鹿的 Mamas 翻上第二座山峰時,追丟了銀鹿的血跡。因為這座山峰的岩石十分光滑,反射其上的月光令人目炫,平整的石版有的白潔白如玉、有的黑如耀石,櫛比鱗次的圍繞峰頂上一對銀色的寶石。
 
獵人攀上峰頂尋找銀鹿的血跡,突然間那對銀色的寶石閃了一下,隨即自寶石中央裂出狹細的瞳孔,嘶的一聲,一條巨大而且分岔的蛇信自獵人身旁的岩縫竄出。原來盤據山頂的,是一條碩大無比的百步蛇;或者應該說,整個山峰就是一條巨大的百步蛇。
  
巨蛇緩慢的抬起頭,似乎為了調整視線焦距而往後挪了幾尺,凝神看著站在她背脊上的獵人。獵人沒有倉皇的逃走、也不像被蛇盯上的獵物那樣呆若木雞,在其他部族裡,百步蛇也許代表著邪魔或是神靈,但是對於布農族來說,百步蛇是他們的朋友。不過,即使 Mamas 試著保持冷靜,但是當他略帶僵硬的低頭表示友好時,仍顯得緊張。
  
   
  
 
百步蛇將發光的雙眼貼近獵人,Mamas 甚至可以感覺到分岔的蛇信洽好從他的臉頰拂過。山岩般巨大的百步蛇靜止了一會,似乎在端詳獵人頭冠上黑白菱形相間的圖騰,那正代表著百步蛇與布農族的友誼。
  
確認了彼此的關係後,巨蛇友善的向 Mamas 點了頭,"嘶~嘶~~"的似乎說了什麼話,隨即轉過身用牠寶石般的雙眼,凝望另一個更遠的山峰。Mamas無法明白巨蛇的話語,但他明白巨蛇朋友的意思,隨即朝著牠所指引的方向追去。不久之後,便在張牙舞爪的枯木底下,又發現了銀鹿留下的血跡。
 
這時 Mamas 想起了他的好友,那位以雲為名、懂得與草木動物交談的獵人,如果他在的話,便能詢問百步蛇關於銀鹿的事,這隻百步蛇如此巨大,想必經歷了無數次小米的撥種與收成,如果是牠的話,一定知曉森林中所有的秘密。
  
  

 
月亮已經悄悄的離開了天頂,朝著地平線踱去,追蹤銀鹿的獵人在離開蛇山之後,來到了一座被烏雲壟罩的山峰,在這兒,他又再度追丟了銀鹿的血跡。
 
滂薄大雨無情的擊打著山峰,草叢中的獸逕全都成了潺潺小溪,於是把銀鹿的血跡沖散了。"如果最擅於追蹤的 Savi 在這就好了",獵人心想,只要是 Savi 的話,即使不靠血跡,也能從草木彎曲的方向、甚至狂風暴雨的軌跡之中,推斷銀鹿的去向。
 
獵人在狂風驟雨中淋的濕透,卻怎麼也找不著銀鹿留下的痕跡,只好沮喪的請求祖靈庇祐,然後選擇其中一條獸逕前進。離開了烏雲密佈的山頂之後,雨就停了。
  
獵人追丟了銀鹿,但是他沒有忘記 Ivi 的寄託,也想起夥伴們對他的信任,他摸了摸腰間那把兄弟贈與的短刀,從刻著獸紋的刀柄中,彷彿傳來了 Tiang 的勇氣與力量。Mamas 振作了精神,決定繼續沿著獸逕尋覓。
 
  
 

循著被芒草與箭竹包圍的獸逕,獵人來到了第四座山峰,此時月亮已經從烏雲中探出了頭。Mamas 站在山頂上眺望,希望藉著月光的照耀,發現銀鹿的蹤影。
 
或許是祖靈應許了獵人的祈禱,就在下一座山峰,幾乎與 Mamas 同樣高度的山頂上,那隻有著雄偉鹿角的銀鹿,正優雅的沐浴著月光。牠抬起頭望著獵人所站的方向,發現了同樣沐浴在月光下的 Mamas。銀鹿絲毫不驚慌,也不急著逃走,彷彿已經等待 Mamas 很久了。
 
Mamas 瞇起眼睛觀察銀鹿,十支布農族的利箭,仍插在牠的身側,但是銀鹿似乎不以為意、也沒有狼狽虛弱的樣子,彷彿那十支利箭,只是從牠身上長出來的另一對鹿角而已。
  
Mamas 開始相信,這並不是一場獵人與獵物的追趕,而是一段注定要發生、被某種奇異力量引導的旅程。獵人恭敬的朝著銀鹿低頭示意,並下定決心,無論前面還有多少的阻礙,他都要完成使命。
 
介於獵人與銀鹿所站立的兩山之間,是片獸逕交織的叢林,我們從高空俯視,可以清楚的看到,錯綜複雜的獸逕,有的通往溪溝、有的隱入漆黑山洞,有些甚至被陡峭的懸崖攔腰斬斷,這是一座用慘白屍骨點綴的死亡迷宮。
 
   
  

   
 
身處森幽的荒莽,即使有月光的照耀,Mamas 也難以掌握這些複雜獸逕的出路,只能緩慢的朝著大略方向摸索,並試著避開猛獸嚎叫的區域。Mamas 這時想起部落之中最熟知大地脈絡的 Cirs,如果是他的話,或許只要輕撫大地就能找到出路吧。
  
Mamas 開始想,雖然自己跑的最快,走的最遠,但是如果能與夥伴們一起前進的話,很快的就能追上銀鹿。
 
當獵人好不容易攀上銀鹿所站立的那塊巨岩時,銀鹿已經離開,只留下地面上乾涸大半的血跡,Mamas 蹲下來檢視土地上的足跡,便朝著更遠的山峰前進。
 
雖然 Mamas 已經奔跑了整個晚上、躍過無數溪溝、穿越疾風暴雨,但現在的他一點都不覺得疲憊,因為腰間那把短刀源源不絕的釋放著力量與勇氣,讓 Mamas 覺得自己的狀況更勝出發之時。
 
當 Mamas 踏上第六座山峰時,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找到銀鹿了。因為原本冷漠而且毫無血色的月亮,突然又變得溫潤朦朧,一種神聖而安詳的氛圍,重新降臨了淒冷的夜色,深夜的大地再度進入夢中,那嚇人的大蛇、無情的風雨、死亡的荊棘,就像是一場很快就醒來的惡夢,以一種玩笑般的姿態,善意的攤開雙手,隨即自夜幕隱退。
 
隱約的,Mamas 聽到遠處傳來了歌聲,但他不是很確定,不確定歌聲是從遠處傳來的、還是從心裡發出來的,他也不確定歌聲是來自風中、還是藉著夜色傳遞。Mamas 靜靜的聆聽,那歌聲沒有節奏,卻像是灑落的月光,恆常不止的吟唱著優美的和絃。那是銀鹿辭世前的低鳴嗎?獵人這麼想。
 
 
當 Mamas 追隨著銀鹿的血跡走去,迷濛歌聲就越加清晰。現在聽起來,那聲音比較像是孩子發出的喧嘩,時而和諧、時而嬉鬧,但是每當 Mamas想要仔細的分辯到底有多少孩子在歌唱時,他發現聲音中還有聲音,就像水珠裡還有水珠一樣。他想到了部落田裡結實累累的小米穗,他所聽到的聲音,就像稻穗上一顆顆圓潤的小米,層層疊疊、窮數不盡。
 
 
Mamas 繼續追蹤血跡,繞過了山間的啞口,這時原本如兒童嬉鬧的歌聲,突然壯大成雄壯且低沉的吟唱,聽起來就像是千位榮歸的戰士同時高唱著凱歌,令人血脈噴張的歌聲中帶著力量、力量中有著驕傲與榮耀。 Mamas 想起了他那強壯如熊的兄弟,但即使有一百位 Tiang 齊呼戰功,也沒有這樣的氣勢。
  
 
   
  
終於,越過了六座山峰之後,獵人來到了追尋的終點。他所追尋的銀鹿,就靜靜的躺在溪岸,雙眼安詳緊閉,龐大的身軀仍然泛著淡淡的銀光。獵人走到銀鹿身邊,但是 Mamas 的雙眼沒有望向銀鹿,他被另一道更閃耀的光芒吸引。
 
一縷銀白的瀑布,正從千仞高處垂下,從底下望去,彷彿是明月投下的玉帛,潔白澄淨的光芒,就和他所見到的銀鹿一樣,帶著神聖的色澤。潔白的瀑布,像是自明月躍下的銀鹿,化成了一潭光輝。
 
流光一般的水滴,拍打著如巨蛇鱗片一樣光滑的大石,發出的聲響比山頂上的狂風暴雨還要猛烈,卻又像交織的獸逕那樣迂迴繚繞。那歌聲好似 Savi溫暖體貼的心意、有時像 Tiang 的強壯勇猛。有時纏綿如細語,訴說只有以雲為名字的獵人才懂得的話語、有時又瀟灑的像是 Cirs 般的遠行者。
  
Mamas 靜靜的坐在瀑布底下,聽著靜謐月色下的歌聲,那是 Savi的歌聲、雲的歌聲、Tiang 的歌聲、Cris 的歌聲;那也是 Ivi 的歌聲、Rao 的歌聲、百步蛇的歌聲、也是銀鹿的歌聲。悠揚的合音迴盪在受到月光祝福的深夜,在 Mamas 的心底,合聲又再度化成了瀑布,嘩啦嘩啦的自雙眼流下 ...
  
Mamas 恭敬的蹲在倒臥的銀鹿身前,思考著銀鹿與瀑布、聲音與光芒、也思考著這奇幻的路程所代表的意義。
 
 
"追逐著銀鹿到那唱歌的瀑布,然後將月亮的禮物-八部合音帶回部落。"或許巨大的百步蛇所要說的,就是這個吧。
  
Mamas 這麼想。

  
 

 
 

 
干卓萬群峰、丹大林道、七彩湖、水社大山、治茆山、地利山、八通關、雙龍林道,對於登山者來說各各都耳熟能詳。這些區域都屬於布農族的居住範圍,日前走訪布農族的雙龍部落,聽當地的祭司講述他們的祖先從遙遠的地方,跨越六座山峰來到雙龍瀑布的故事,並從瀑布的聲響中習得了八部合音 。
                                                                               
我常在想,山的美不僅僅是地勢、光影所營造的景致;在這座山所發生的歷史、傳說、神話,都能使我們對於山的欣賞,更加深到情感的層次吧。這則故事的原始版本很短,我將其改編成較長的版本,並融合了其他的布農族故事。原本的故事沒有人名,這篇文章中提到的人名,則是我在雙龍部落所認識的朋友,其中有部落的理事長、牧師與祭司,也有同行的部落客朋友與我的夥伴 Mamas。
  
Rao :雙龍部落發展協會的理事長谷自勇先生,也是民宿"達瑪勞翁"的老闆。0915-282571
Ivi : 雙龍部落教會的牧師,同時也是祭司
Savi : 傑西女孩的奇幻國度 的作者,Savi 這個名字是祭司 Ivi 取的
Cris : 魔幻的旅程 作者,克里斯李
以雲為名的獵人 : 快樂雲,不能流浪的日子、在城市中發呆 的作者
Mamas: 不用多做介紹了,是 Russ 的享樂主義 的共同作者
   
 以這一系列的文章獻給以上的朋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