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427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廬山部落(下) 重創過後的廬山溫泉



對於這家餐廳我沒有太多責難,一來我們早已做好共體時艱的心理準備,二來我們也沒有其他選擇,即使是週末,災後的廬山溫泉依舊冷冷清清,絕大部分的餐廳都沒開張,或者已經結束營業,我們不知道,或許商家自己也不曉得何去何從吧。




以便利商店為中心,向來熱鬧的美食廣場人去樓空,大剌剌的停放著貨車,更別提沿著溪谷而建的商店街,已經完全看不出建築林立的模樣了,颱風侵台那天,一道土石流自商店街後方的溪溝傾瀉而下,沖毀了商店街,覆蓋成一座灰黑色的新山坡,山坡上僅露出建築物的屋頂,悼念著這黑土之下埋葬的曾經繁華。




幾台顏色鮮豔的挖土機停放在溪濱,看起來格外醒目,彷彿替我們致意著這個繁華的谷地曾經翠綠與繽紛的色彩。幾家較為積極的飯店已經在土石流中清出一塊腹地並開始營業了,我們下榻的旅館便是。


旅館的老闆指著通往二樓的樓梯,他說颱風那天土石流將飯店的一樓全都掩埋,花了好大的工夫才清理完畢,還需重新裝潢之後才能對外營業。老闆詳細描述著當天的情況,他的語氣說平靜也不是、說激動也不是,也許是一種經歷過災難才有的神色吧。


雖然飯店裡光鮮亮麗,絲毫看不出災後的樣子,但是飯店外殘破依舊,連一方乾淨的水泥地都不可得,來此投宿的旅客必須踏過泥濘才能進入飯店,把飯店大廳的地板與地墊弄得滿是污泥。


不過這片泥濘,倒是成了介於室內的華麗、與室外殘破之間的緩衝地帶,讓這仍被土石與黑泥環繞著的飯店,不至於因為反差過大的光鮮亮麗而令人覺得有種荒謬與獨善其身的可惡。

 


如果只是待在飯店裡泡溫泉,那一切彷如依舊,溫泉的品質還是很好,就像五年前、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來訪時的味道。


那幾個年頭,每次來到廬山都要讚歎這裡又更加繁華了,溫泉區的建築群往更高的山坡拓展、雄偉的新式飯店掠奪著綠地興建。當時誰也不曉得,如此肆無忌憚的發展,喚來的正是土石流這個新的名詞。


如今,每當我望著廬山附近那張狂建設的清境農場,都不禁要想,如此不可抑制的狂亂,換來的又會是什麼樣全新感受、顛覆認知、令人膽顫心驚的新名詞?




廬山已經難以恢復原本的面貌了,塔羅灣溪的峻壑再也不見林立的大石,取而代之的是土石淤積,距離吊橋僅不到十餘公尺。雖然工程單位將一部分的淤積清走,拓出了一半的河床,但是以往這麼深的溪谷,都難以容納颱風暴雨帶來的水量,如今僅剩下一半不到的河道,今年颱風季再度來臨時,廬山勢必又會遭遇重創。


我將這樣的憂慮告訴廬山原住民發展委員會的理事長,他說政府的態度傾向放棄重建,或許是為了讓廬山的地質隨時間慢慢自行穩定,所以只編列了很少的建設預算。至於當地業者,也只能抱著「隨人顧性命」的態度,無奈的走一步、算一步。


聽完理事長的話,心理有些惆悵,廬山溫泉是我們全家時常拜訪的風景區,小時候每到冬天必來拜訪幾次,家裡的長輩總會在典雅的和室享用廬山的茗茶,欣賞窗外翠綠的風景。


我和弟弟泡完溫泉後全身暖烘烘的,把玩著從商店街買來的竹劍,沾著鹽、享用父母為我們剝好的溫泉蛋。我們或者趴在陽台欄杆上,看著街上熙攘的人群、指認大排長龍的名產店位置,感染著欣欣向榮的快樂。




如今,看著廬山溫泉殘破的景象、遙想那個所有人都相信明天會更好的時代....


看著路旁褪色的旗幟恍惚飄搖,遙想故人紅潤而愉悅的臉龐...


我的心彷彿也被壓在灰黑的泥石之下,說平靜也不是、說激動也不是 ...






前往相簿 <廬山部落>
前往 <<廬山部落(上) 理事長的小米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