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8382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遠方的鼓聲>> 部落格的反省再出發

寫部落格寫煩了、玩攝影也玩的很煩,文章該怎麼寫才漂亮、這個修辭和那個主詞稍微順序對調會不會通順些?鏡頭要用哪一顆才拍的銳利,想要大變焦鏡頭的方便也要定焦鏡的畫質哪。


同樣是嗜好,樂器都練了二十年了,樂句像文章一樣修了又修不知道幾萬次,樂器像鏡頭一樣越換越名貴,也從來不像這兩樣新嗜好一般、嗡嗡嗡的吵得令人厭煩。
  

<<遠方的鼓聲>>這本書首章,村上提到兩隻在腦中嗡嗡不去的蜜蜂,吵得他旅居歐洲。怎麼這兩隻蜜蜂跑到我腦子裡來了?還是說,因為讀完<<遠方的鼓聲>>我才發現原來腦子裡也有兩隻蜜蜂吵呀吵個不停,我可沒有本錢學村上春樹到歐洲住個三年躲蜜蜂。


"不如一勞永逸的刪了部落格、賣掉所有攝影器材吧",興起這樣的念頭。咈咈,真是令人興奮莫名的決定,或許連續殺人犯就是追求這種自我毀滅的救贖吧,讓一切歸零就好了,乾淨俐落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不行不行,人如果存有這樣的想法,那就真的不行了。




又覺得煩了,回來談談<<遠方的鼓聲>>吧。
 

喜歡旅行也喜歡寫字,所以我也喜愛旅行文學。雖然自己沒什麼寫作的才華,不過對旅行文學的好壞多少還是有評斷能力。旅行文學不算主流,雖然書店的旅行文學書籍多到必須另闢一櫃展示,不過絕大多數稱不上文學作品,大概就是照照相、寫寫流水帳,比較像花花綠綠的旅遊DM。要不然就是寫的濃濃稠稠,內心戲的撰寫多於旅途的描述,與旅途毫不相關似的,彷彿關在房間裡看風景照片就寫出來的。
  

喂,旅人的旅行,最有趣的是旅程中的所見所聞吧。
    

嘿,這點我也知道啊,但敘述式的隨筆很難寫啊。


是啊,旅行隨筆很難寫的恰到好處,為了不讓旅記寫成流水帳,就要穿插作者的獨白,獨白寫的少,文章乏味;獨白寫太多,又硬是把讀者好不容易建立的涉入感破壞掉,甚至流於喃喃自語,完全無法引起共鳴。
  

<<遠方的鼓聲>>打破這樣的規則,從比例上來看,村上春樹的情感獨白寫的很少,而且越寫越少。


1986寫的第一篇<<焦焦蜂與卡羅蜂>>,還可以看到許多,但是隨著文筆的腳步往返羅馬、希臘、倫敦,文字裡越來越多關於週邊人事物,越來越少縈繞心頭的嗡嗡叫。其後的文章,內省的獨白幾乎看不到,雖然有時愛看這種感性的橋段,但是留在散文集品嚐就好,旅行的文字,還是喜歡看紮紮實實的旅行體驗啊。
 

少了獨白的重口味,旅行隨筆還要寫的精采,這就得考驗作者觀察力的功夫了。書中<<斯佩察島上小說家的一天>>可以算是炫技的經典了。"淡季在希臘島上的小說家生活是什麼樣子呢?我想把一天大概寫出來看看",村上春樹如是寫到,不過他的"大概寫出來",可是一點都不"大概"。


小說家的一天同樣從起床寫起、寫到睡覺,但是讀不到一半竟恍有正在讀卡夫卡小說的錯覺:通往市區的道路明天也會發生什麼有趣的故事吧?島上賣雜貨的高橋先生經歷過滄桑的往事吧?讀起來就像是這樣深刻的感覺,明明是流水帳卻迷人的很。
 

"歐,這世界正精采,我實在沒時間再去寫那兩隻蜜蜂喲 "直接又單純的忙碌,正是這本書引人入勝的地方。帶著好奇而且活潑的眼光朝腦子外面觀看這個世界,試著不理會腦中的嗡嗡嗡,打開耳朵聆聽遠方的鼓聲,或許這就是村上春樹擺脫焦焦與卡羅這兩隻蜜蜂的方法吧。




回到我自己的那兩隻蜜蜂吧。


現在想想,剛開始寫部落格與攝影,也是為了分享旅途中的感動與觀察,不過人啊,是容易分神的動物,同樣一件事情進行久了,就會因恍惚而變質,改而去追求一些莫名奇妙的次要事物。


文章寫的多了,越來越難以寫出誠懇而且自己也能自寫作中感到愉快的作品,而太多攝影玩家自從有了高級器材之後,便再也拍不出感人的畫面。
      

修辭美不美、鏡頭銳不銳利從來就不是我的重點,畢竟我既不想當作家也從不打算以攝影維生啊。基於自由所以樂於體驗、單純的紀錄我所經歷的所謂生命的流動,才是我寫作部落格與攝影的目的、才是我的享樂主義之道吧。


捨本逐末了呢。
   

部落格寫到今天差不多滿一年,寫了這一篇亂七八糟的文章來誌慶,既不是書評也說不上算是什麼,只是自由自在的寫、無所顧慮的寫。然而在寫作這篇文章時,我又再次聽到了喔,那遠方的鼓聲 ........


部落格的第二年,就讓我任性的寫吧 ...管他什麼人氣、排名、文筆或是精美的照片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