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廬山部落(上) 理事長的小米酒



晚上,我們與廬山部落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在廬山溫泉區吊橋旁的山產店用餐。托理事長之福,我們原本點的、只夠勉強吃飽的合菜套餐,默默的多出了好多菜色。老闆娘親自為我們上菜、噓寒問暖,態度親切的像是自己家裡開餐廳的阿姨嬸嬸,一點都沒有客套的樣子,對於替我們加了幾道菜這件事,當然也是隻字未提。
 
 
年過半百的理事長前來時,已帶三分醉意,他說他喝了一整晚的小米酒,已經倒在床上睡覺了,硬是被我們的電話吵醒。在平地,像這樣具有身分地位的老人,大概會唐塞個參加重要的應酬之類的理由來掩飾醉意。不過在部落,當理事長這麼說的時候,他就是真的從床上醉醺醺的爬起來,拎了兩罐自家釀的小米酒,特地從廬山上部落下來溫泉區赴約。


理事長自家釀的那兩罐小米酒真是好喝,剛釀好第四天,味道正清香,一點酸味都沒有,瓶底還沉澱著糯米的殘渣,正港的手工品。


像是那些瓶瓶罐罐擺在風景區販賣的小米酒,都稀釋太過,酒精味刺鼻,也完全說不上芳香。好喝的小米酒,沒有酒精味,又甜又香,削些檸檬皮進去、或是加點檸檬多多中和甜膩,更是美味無比,這可是原住民才知道的喝法。

  


理事長說,這兩瓶小米酒,還不算是阿嬤的味道。現在的小米酒,都是到市場買了圓糯米,煮過之後加入人工酵素發酵,然後再過濾稀釋。


以前那種阿嬤味道的小米酒,哪有什麼人工酵素,部落的婦女們煮好了小米之後,大伙便圍在大鍋旁,咒罵不如意的事、然後一人呸一口口水進去,這就是最天然最高級的酵素了。老方法釀出來的小米酒,棕褐色,一杯稀釋成四杯味道正好,清香美味更勝桌上這兩瓶。

    


一邊吃著炒山羌肉,一邊聽這位微醺老人講解正統小米酒的製作過程,老實說還真的有點倒胃口,我跟理事長說,我還是喝這種不是傳統方法做的小米酒就夠了,喝口水釀的酒心理還是覺得怪怪的,何況原住民部落裡還有很多B肝和肺結核。


如果在山下,這樣的坦承肯定非常失禮,不過理事長只是用手掌打了我的上臂,露出一副"討厭,你怎麼這樣說"的樣子,然後哈哈大笑,與我又乾了一杯小米酒。
 



在部落,很多禮教和臆度都可以卸下,這對於長期生活在都市的我們來說,可不如想像中的容易,我們早以習慣將"坦承以對"視為相當不禮貌的行為而活著,一下子要卸下這些防備,我們會臉紅、發慌、手足無措、甚至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笑容才對。


還好,如果因為暫時的適應不良而表現出略有愧疚的生澀糗態,我們的原住民朋友也會看的很開心,然後他們會搭著你的肩,帶著濃濃的口音跟你說 "沒關係~~ 這裡是部落 ! "接著只要幾杯小米酒下肚,這些症狀就通通解除了。





前往<< 盧山部落相簿 >>
其他部落手札
<<
平靜部落隨筆 >>
<<
太巴塱 與那天使般善良的孩子 上 >>
<<
太巴塱 與那天使般善良的孩子 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