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吉安慶修院 七腳川事件一百週年






位於花蓮吉安鄉的慶修院,建立於西元 1917 年,是列為國家三級古蹟的重要建築。當年的吉安鄉是日人殖民的主要據點。由於移民來此的日本人,大多來自日本四國的吉野川沿岸,於是便把這片阿美族人稱為『七腳川』的土地,改稱為『吉野』。民國 37 年光復之後才改為現在的吉安鄉。


殖民時期日本政府為了安撫長久思念故鄉的民心,設立了屬日本真言宗高野派的『吉野布教所』,寺中供奉大日如來的憤怒相,也就是不動明王。民國光復之後,居住於此的日本人陸續返國,布教所才更名為『慶修院』,並改奉釋迦摩尼佛與觀世音菩薩迄今。
 
 
 

慶修院的外觀設計依循了日本傳統的建築形式,木製的主建築無論在出簷、欄榫、布教壇或是屋頂的設計,都充滿了典雅的江戶風格。院中的庭園四處可見或坐或臥的佛像,除了常見的文殊、彌勒菩薩之外,亦有台灣較少見的不動明王、空海大師、與童子地藏塑像。庭園的中央座落著刻有『光明真言百萬遍』的巨大石碑,相傳只要順時鐘繞著石碑祈福,並念誦佛號,便能怯病除厄。石碑旁設有一方仿造四國形狀的蓮花池,象徵追本溯源之意。而延著慶修院的院牆,供奉著八十八尊石佛,相傳是當時日本移民行腳四國的八十八所寺院請回的。
 
 

 
這些在台灣閩式寺廟不易見到的設計,與清幽寬敞的庭園式風格,讓整個慶修院充滿了濃濃的大和禪味。我與 Mamas 前來參訪這天,恰巧是慶修院建院92周年的紀念,院方自日本高野請來了四位法師,為寺院的地藏童子與不動明王像進行開光的儀式,並在晚上舉辦『護摩火供』,以焚薪來供養不動明王,祈求息災、增益,同時也會焚燒寫有信眾願望的祈願板,祝福所願成就。


這四位來自日本的法師,除了替佛像開光祈福,其實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任務,就是為一場發生在吉安的歷史悲劇進行慰靈,因為今年正好是『七腳川事件』的一百週年。
  
 
 
 
『七腳川事件』發生於西元1908年,七腳川是阿美族語 Chikasowan 的音譯,在阿美族語意為"柴薪很多的地方"。當年居住於此的阿美族人,據史料記載約有 340 戶,約 1600人,因為七腳川鄰近太魯閣族部落,兩族之間日久生隙,交惡已深。日本人進入東部之後,遂實施「以番制番」,徵調七腳川的阿美族制衡太魯閣族。


由於七腳川人民不滿日軍苛扣薪餉與高壓統治,遂倒戈聯合了太魯閣族攻擊日本警所。最後在日本大軍鎮壓之下,日人以滅族的方式屠殺了兩百多位阿美族壯丁,並焚燒了七腳川社五次,強迫七腳川的阿美族南遷至鯉魚潭一帶。化為焦土的七腳川日後便成了日本的殖民地。
 


 
這一段慘烈的歷史,在這篇土地上留下了太多的血淚,刻骨銘心的仇恨,並不是如今慶修院門口掛著的"和好"木匾所能承擔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這一天來到此地的後人們,不管是來自日本的吉野後裔、或是居住在此的七腳川遺族,共同做出了莊嚴的選擇,諒解,讓過去的仇恨銘刻於護摩薪板之上,在慰靈的祝禱中,藉由不動明王的烈焰,化成星火、變成了灰燼,然後隨著七腳川的風揚起、飄散在吉野的夜空,百年前的仇恨、百年間的牽掛、百年後諒解,最後全都歸入了吉安的泥土。
 
  
仇恨的、悲傷的、體恤的、感激的花開與花落,在這一天繽紛了寂靜的慶修院。而庭院中的諸佛,或坐或臥、或仰或弓,始終面容祥和、慈目低垂,七腳川的一百年,彷彿僅是釋迦捻花的一瞬之間。祂們微笑、靜默不語,在其他人都忙於準備法會的時候,偷偷向我們比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我們將願望寫在祂們身後的祈願板上,好讓祂們來圓滿。
 
 

 
 
於是我與 Mamas 在祈願板上寫下了願望,在思索了這一天的所見所聞之後,我們決定不求財富、也不求長壽,我們向諸佛要求更多、同時也更少。
  
 
我們要的 ....
 
僅是那一抹超越悲歡離合、無所牽掛的微笑。
  

 
  
 
 




慶修院示意圖節錄自[ 慶修院網站 ]
延伸閱讀 :  [
佛說 OK ] from [ 寫給你的信 ]
此行的[
其他相片 ]

後記 : 慶修寺內設有販賣部,販賣各種法器、祈福板、佛像,正如同精美的慶修院一樣,他們販賣的紀念品也很精美,我買了幾條除病去厄的金剛結回去送給我實驗室的同學,因為他們最近不太幸運,全都被我傳染了重感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