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征服北極 零下四十度的堅持



雖然不曾置身於嚴苛的極限地域,但我的足跡也曾留在滿雪的稜線上,所以對於片中描述的 2008 極地大挑戰 (Polar Challenge),多少有了較為具體的想像,再加上已經看過了類似的紀錄片,因此在觀看【征服北極】之前,我先問了自己,期待在這部紀錄著六百五十公里橫越的影片中,看到什麼。冰漠荒涼壯闊的風景?運動員殉道者般的身影?冰天雪地中的苦中作樂?亦或是旅途中相知相惜的情誼?老實說,這些畫面依舊動人,但是已經看的夠多了。身為貪心的觀眾,我期待看到新的感動。

  

片中的三位主角,在人生時間軸的不同階段,懷著各自的目的,踏上了極地參與一場自極圈出發前往磁北極的競賽。雖然片名取為【征服北極】,但事實上三位選手要克服的,是心中的疑惑。選手中的五年級生劉柏園,是遊戲公司的執行長,他來到極地尋找生命中的新能量;六年級生的林義傑早已是家喻戶曉的極限運動員,他將要在北極為十年的選手生涯畫下完美句點;二十三歲的體育系學生陳彥伯,則是要在人生即將飛翔的時候,完成他的挑戰夢想。
 

每個冒險者都有了動機,就像 Dr.Jones 始終帶著他的鞭子與帽子。然而動機啊,能夠有多堅固?我想只要是登山者,就一定曾在傾盆大雨的夜路上,詛咒過該死的路途,並發誓再也不上山(雖然我們總是再次向山歸去)。然而,當這冰冷的旅程不僅僅是傾盆大雨,而是危及生命的凍傷、失溫、嚴重脫水、遭遇北極熊襲擊時,會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持著這樣些看似過於偉大的動機?在這荒涼而非壯闊的極地,他們的確有機會親身貼近自己的生命詢問這個問題。可惜在片中,沒有人回答了自己的答案。
 
相較於這些極地上的思辯,【征服北極】其實沒有這麼沉重,整部片子穿插著許多苦中作樂的笑點,陳彥伯搞笑的模仿與林義傑不顧形象的演出,都讓試映會場的溫度提高了不少,只不過導演剪接時,似乎刻意避開了深沉的內心素寫,使得整部影片洋溢了過度的樂觀,彷彿零下四十度的極寒完全融化在主角的熱血之中。雖然的確是老少咸宜了,但相對的也較少著墨於極地的荒涼與孤寂對於人心的試煉,以及三位主角如何揮舞著他們的夢想戰勝心理試煉的過程,這是我原先期待看到的。



不過,或許只有真正踏上那極地大陸的人,才能真正的理解那種心裡與大地一同荒涼的感受吧。在那樣的冰冷大地,人對於夢想的堅持能夠綻放出什麼樣的光芒,我的確很想知道,只是,我有那樣的勇氣嗎?








本文圖片取自征服北極網站 : http://arctic1212.pixnet.net/blog
本片將於 12/12 上映
12/3 台大電影節將於台大活動中心撥出本片
會後並有導演與主角的分享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