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8382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02. 島嶼獨白 與獨白




- 伊卡與魯斯的墜落 02.島嶼獨白 與獨白 -


下午,Ica 趁著出差開會的結餘時間,約我在老地方喝咖啡。我什麼都沒帶,穿著實驗室裡的拖鞋,就赴約去了。從實驗室走出校門,越過馬路,轉進了教堂後面的巷子,一如往常,Ica 已經坐在咖啡店門前停放著的摩托車上等候。我向他招了招手便走進店裡,找了靠窗的老位子坐下。隨後進來的 Ica 走向櫃檯,點了兩杯拿鐵,我看到他舉起了手上拿的兩本書,向櫃檯的服務生示意的晃了晃,靦腆的寒喧了幾句。


這兩本書都是蔣勳的<<島嶼獨白>>,較舊的那本是上次喝咖啡時我借給 Ica 的,裡面用鉛筆標描了我欣賞的句子;較新的那本應該是 Ica 新買的,兩本書的封面都繪著一個眺望遠方的男子。之所以介紹這本書給 Ica,除了熟知 Ica 的喜好之外,<<島嶼獨白>>裡也有一位叫做伊卡的男子,時隱時現的在蔣勳的文字裡穿梭,不過即使讀過這本書上百次,我依然不認識這位男子。Ica 把新的那本書給我,自己則保留了舊的那本,這是我們的默契:藉著舊書上句子的標描所進行的一種書信方式。


 
咖啡端來了,我們沒有多說話,我們的茶局通常都不太說話,甚至 Ica 跟服務生說的話都要比跟我來得多。Ica 半躺著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那本舊的獨白。而我則翻閱著 Ica 買的這本新的獨白,腦筋卻是一片茫然,今天沒有看書的力氣。索性闔上書,看著窗外那片被建築物切割成正方形的一小坪天空,還有透過這窗孤獨所窺視的一畝雨雲。Ica 曾好奇的循著我的視線探詢我的思緒縈繞之處,不過大概沒引發什麼共鳴,他繼續低頭回味他的獨白,或者應該說是我的那本有著鉛筆標描的獨白。


 
不久之後,Ica 也闔上了書望向窗外,此時我的注意力卻移到了桌面。兩本封面繪著遠眺男子的<<島嶼獨白>>相恃擺在桌上,圖片中兩位男子的視線剛好延伸成相望的一直線,構成了引人沉思的畫面:一位男子懷著一整本書的心事,眺望著遠方另一位同樣懷著一書心事的男子。如果這兩位獨白者的凝視不是企圖被了解,那麼當獨白遇到獨白,會變成什麼?孤獨者與孤獨者的相遇,會是錯身而過的相輕,還是隨即喪失了孤獨的性質?或許事實是,這些所謂的孤獨者只不過是沉溺者的偽裝,沉溺在始於孤獨、終於孤獨的等待,部署著一片獨白等待一個對的人進來終結這狀態而已。


 
Ica 發現了我的專注,疑惑的將注意力放到了桌面,不久之後便因為找不到有趣的點而感到無趣,他無辜的看了看我,與我四目交接,接著又去追逐窗外的光景了。他從來不會問我到底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他知道他不須要問,因為如果這真的是有趣的事,我自然會把感想寫在部落格上,正是這樣,透過我部落格上的獨白,Ica 閱讀著我的沉默;而我則是因為無法閱讀他的沉默,而了解了 Ica 的獨白。


太多的孤獨、沉默、獨白,杯中喝一半的咖啡都冷了,突然之間對這些沒有溫度的詞彙感到厭煩。我隨著 Ica 的目光、也望向了窗外,熙熙攘攘的路人,雜亂的穿梭、互相窺視,卻從不碰撞 ....


台北開始下起了雨。


碩大的雨滴,自我們仰望的同一塊天空放射狀的落下,看起來卻好像是我們墜落到了那片天空的中心一樣。窗外的行人,不管是情侶、同事、結伴的、獨行的、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很有秩序的開始慌張、很有共識的找地方躲雨。看到這一幕,Ica 與 Russ,則是很有默契的、一同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