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492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水漾森林 凋亡之美


若這些柳杉能夠言語,那麼在這長久等待凋零的日子裡,會說出什麼樣話語?若這些柳杉能夠擺動,那麼在這長久等待腐敗的哀傷裡,會舞出什麼樣的死亡之姿?日出、不再是光合作用循環的開始,而是又推倒了一個前往終點的骨牌;而日落,則是為永恆的死亡,做了一次又一次的預演。
 
湖中頹圮的倒木,諭示著這長久等待之後的崩潰,那是這座森林最終的模樣。對照兩年前初探此地者的照片,水漾森林已然稀疏,即使是這座墓園,也同樣的在時光之流中崩解。
 
水漾森林埋藏著龐大的悲傷,而我,一個旅人,走過了陡峭的稜線、攀繩下到了這寂靜之湖的湖畔、驚然發現自己原來站在死亡之國的邊界,面對這樣死寂的國度,我來不及做好準備,悲傷的哨兵已經先襲擊了我。
 
於是 2008 的夏天,染成了黑色 ......

 






原本打算做一份詳實的行程紀錄,不過朋友說,如果這個路線走順暢了,恐怕到時候又要出現有人在湖邊燒冥紙的醜態了。所以打消了這個念頭,只簡述這次的行徑作為紀念,讓這個祕境保有些難度,阻擋那些並不是真心前往的人。如果有興趣的,再麻煩寫信詢問了。


水漾森林位於昔日溪阿縱走的路線上,921 大地震之後,溪阿縱走這條路就不是那麼好走了,只有探勘的隊伍才會嘗試。地震之後,林務人員在鹿屈山附近發現了一個坍方造成的堰塞湖,即是後來人稱水漾森林的地方。


當時的規模約面積4.2公頃,儲水量超過三十萬立方公尺,堰塞湖長約一公里,寬約200m,湖水平均深度為7m,最深處達16m深,不過知道確切位置的人並不多。


直到2006/6/16,嘉義山協的總幹事李小石與其友人,從豐山上"千人洞",預計走豐阿縱走路線出阿里山眠月。兩人在千人洞時走錯了方向,錯失了往南出阿里山的路線,轉而往北經鹿屈山出杉林溪,在途中才驚見水漾森林這個祕境。




我們(蚯蚓、玉璐、明勳、Russ)於 2008/8/8 晚上出發,夜宿竹山,隔天一早進杉林溪遊樂區,由青年二號橋、仁亭(H1680m)旁的入口進入。預計沿著杉林溪林道進入,由克難坡上切亞杉坪林道,再下切至水漾森林所在位置。


杉林溪林道前段有三個上切捷徑可以省去踢漫長林道腰繞之苦,但我們錯把鹿屈山登山口當成另一個捷徑的入口,所以一路上了鹿屈山前鋒(H2213m),再於接往鹿屈山的寬大防火巷路上岔路,下切至亞杉坪林道(H2100m),接林道後續行往南行,見叉路口由此下切至水漾森林三叉路口,(H1800m),續往位於湖畔的獵寮營地、盤谷營地或哲明谷營地,我們選擇了出水口附近的獵寮營地。這一路共上500m下300m,路標明顯。


於湖畔夜宿一晚,回程時欲按照原先的計畫,走亞衫坪林道下克難坡接杉林溪林道出。下克難坡接到杉林溪林道後(H2030m,杉林溪林道10k處),取右是往停機坪,我們取左往杉林溪,沒多久便是無止無盡的芒草海,又厚又長淹蓋了路跡,實際行走的路程比紀錄要慢上很多。


到工寮前即過兩個不在紀錄上的崩塌,都是今年颱風造成的,工寮之後過了紀錄上的小崩塌沒多久,便是遇上一個紀錄上沒有、規模很大的崩塌,因為崩塌規模太大路標都已經接不到,我們在此苦找不到出路,只尋得崩塌對面幾張古道探勘協會的布條,稀疏的指向上切的路。由於時間太晚這天只好迫降匝營,晚大雨,離方便取水的工寮又有一段距離,只好飲用雨水,狼狽至極。



 


遲歸了一天,而山難發布時間是隔天中午,我們考慮兩個解決方案,一者退回亞杉坪林道,循來時的路回到鹿屈山稜線,二者從崩塌後上切支稜上鹿屈山稜線。考慮前者要回到亞杉坪還要過崩塌與克難坡,雖然比較保險但又要花上一天,所以決定硬切支稜上鹿屈山主棱。


第三天起了大早,越過前一天不到路的崩塌處,不再留戀尋找可能的殘道,而是隨著布條開始上切,一開始隨著探勘協會的路條還算好走,但沒多久路跡還是因為崩塌而斷了,只好開始硬著開路上攀。上攀的路越接近稜線越陡,暴露感很大,頗有一種雖能上的去、但恐怕下不來的感覺,加上我們都不知道能不能切回稜線,心理壓力很大。
 
 

花了三四個小時,想辦法合力度過了幾段暴露感不小的陡攀,終於接到了較緩的獸逕,巡逕而走即接上之前鹿屈前鋒下切至亞杉坪的路,路標又開始花花綠綠,看了很安心。歸心似箭的四個人在中午就回到了仁亭,結束這次完全出乎意料的旅程。

2010 注記:此行路途遙困是因為當時這條路徑較無人跡,後經修繕已恢復杉林溪林道的路況,因此杉林溪林道上克難坡再接亞杉平林道的路線已經暢通可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