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太巴塱 與那天使般善良的孩子 (上)

 
穿山越嶺的自強號,駛進了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所環抱的谷地,已經過了鳳林站,很快的就要到達光復站了。幾天下來的隨性浪遊,手臂已經曬的通紅,中暑的症狀更使得全身疲憊,但是即使如此狼狽,仍絲毫不減滿心的興致。


自強號停靠光復站時,已經是下午時分,太陽依舊毒辣,車站位在中央山脈的山腳下,一下車便來到了群山的環抱,綠色的攀藤自車站屋簷垂下一簾綠意,倒是傾瀉了一陣清涼。


 
非假日的光復車站很冷清,下車的乘客只有我一人,月台上也沒有等待的旅客。稀少的人跡、蟬鳴、熾烈的陽光與來自山丘的風嵐,這些都是悠閒盛夏午後的條件,我不急著步出車站,輕鬆的在月台上聽著音樂,享用了這份難得的慵懶。


空無一人的月台,彷彿是個時間的舞台,我在心中凝想著旅人的身影,他們在這個月台上隨著歷史的長流到來、等待、離去,在這些身影當中,我彷彿看見了背著行李的小美,準備離開山下的家,帶著滿滿的笑容,要往城市求學去了。


 
從地圖上看來,光復火車站正前方即是中正路。中正路,我想全台灣的城鎮大概都有這條路,在踏出光復車站前,我信手在筆記本上畫了我對於中正路的想像圖。道路兩旁大概是滿矗著灰色、兩層樓的房子,這條路應該是四線道吧,路上馳騁著大卡車,車後揚起比兩旁的房子還要灰的塵土。




因著這條地圖上的路名,我對於即將造訪的這個小鎮,腦中呈現的竟是一幅灰濛濛的景象。這光景會是愛笑的小美的故鄉 ?


 
當我踏出光復車站,立即知道我的想像是錯的,筆直的中正路隨著視野揚長而去,道路的盡頭即是海岸山脈,兩旁商店林立,比想像中還要熱鬧,也沒有轟隆轟隆的大卡車在路上奔馳。空氣中的微粒稀少,遠處的景物清晰可見,路旁的招牌色彩顯得如此艷麗,竟比五光十色的台北街頭更醒目、更真實。




我要拜訪的地點是位於光復鄉東側、隔著嘉農溪,與俗稱馬太鞍的光復鄉為鄰的阿美族部落。昔日因盛產螃蟹,故以阿美族語『白螃蟹(Tafalong)』為名的太巴塱。

 
太巴塱距離光復火車站尚有一段距離,我向車站附近的腳踏車行商借了一輛腳踏車,老闆很慷慨的答應了。於是我這個背著大背包、胸前掛著大相機的大隻佬,就這麼騎著一台黃色的老舊淑女車,顢頇的上路了。不知道是因為這樣的畫面太滑稽、還是馬太鞍的居民太和善,路上的行人都看著我微笑,他們的笑容就像是無雲天空的太陽那樣晴朗,我也忍不住愉快的笑了。


 
多久沒有這樣一個人自在的笑了?平常的笑都發生在群體當中、平常的笑都有著對象,可能是因為聽到了有趣的事、或是為了虛應群體中某種應有的禮儀,那樣的笑容裡,並不是單純的感到開心,或多或少參雜了一種不自然。


然而,當我騎在腳踏車上,依偎著藍天、乘著風游移在山與山之間的鄉間街道時,我的笑卻是沒有對象、不需要理由的。


原來,笑也可以是這麼的由衷、這麼不費力。我終於可以了解,為何小美臉上,那總是令人窩心的笑容、我卻怎麼也學不來了。


前往 << 太巴塱 與那天使般善良的孩子 (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