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8382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關於 死



必然


電視裡,新聞主撥以一種雖然不帶愉悅但也鮮少悲傷的語調,陳述著社會各個角落關於死亡的消息,每個死亡都像是個炸彈,祂以不同的姿態從天而降,擊中了某個人帶走了他,同時波及了他旁邊的一些人,大家嚎啕痛哭或是掩面哭泣,然後隨著時間漸漸的淡忘了這件事。


不過死亡和炸彈不同的是,沒有人能倖免於難,總有一天死亡也會將自己帶走,其實這是件很棒的事,正因為我們都會死,所以我們不需要窮盡心力去逃避死亡,死亡因此是為一種階段性的必然,而不是一個不該發生的詛咒。
 

勇氣


我們都會死,更精確一點來說我們都正在死,過程也許也許一百年,但實際上只在呼吸之間,下個氣接不上來時,死亡就攫獲我們了。我知道在任何時候自己都可能就這麼死去,車禍、地震、心臟病,實在沒什麼時間做好準備,事實上對於該準備什麼或許也沒有一點概念,生死交關的瞬間恐怕太多的事都沒有這麼重要。


至於什麼才是真正重要事,技術上來說實在難以確認,因為對於死亡這件事並沒有練習的機會。曾有位知名的教授,生前總是說生死由他,十分瀟灑,臨死前卻在加護病房床褟上插著管,以顫抖的手寫下兩個字 " 救我 ",這其中隱藏著多真實的恐懼?與多巨大的勇氣?我也不得而知。


羈絆


一位獨居老人在睡夢中因心肺衰竭過世,等到有人發現時已是一堆白骨。我們都會死,即使是我們深愛著的"自己"也一樣,有時登山攀越困難地形的時候,我會想著只要一不小心,我的人生就會在這畫下終點,不,我不要。


不是因為我還有很多夢想沒完成,也不是因為我依舊眷戀人世,或許這些都會是抗拒死亡的念頭,但當我最接近死亡時,我想到的是羈絆,愛我的人與我所愛的人,還有我對他們的承諾,我不忍心看到他們難過,也不願意輕率拋下我的責任,弔詭的來說,這些或許都比死還難過。所以我開始想到那一坏獨居老人的白骨,如果我的離去不會帶給任何人悲傷,也許會走得簡單的多。
 

墓誌銘


母親曾經跟我說,如果有一天她去世了,那麼要我在她的告別式上跟大家說,她這輩子過的很幸福,很謝謝大家的照顧。我不喜歡聽她這麼說,但我很高興她跟我這麼說,因為她的快樂是我這輩子最驕傲的負荷。


如果說到我的墓誌銘,大概也是這樣的吧,"長眠在此的人,生命很精采,很幸福,在此謝謝大家的照顧,請大家為他高興然後慢慢將他遺忘"。是的,慢慢將我遺忘,至少遺忘那些悲傷的部份,這是對死者的一種禮貌。如果我的離去讓人駐足不前,那就太帶給別人困擾了。我依舊思考著一個人孤獨死去的狀況,並且想起了張愛玲的晚年。
 

最後
 

在我最後的時刻,很可能渾身虛弱,意識漸漸模糊,甚至已經意識模糊了很久的時間了,很可能身上插滿管子,手上灸滿針筒,既不能言語也不能書寫,再也無法分辨夢靨與清醒,連替自己祈禱的能力都喪失了。如果我還有能力抓住一個念頭走向死亡,我該抓住什麼?



 To 聖嚴法師 你可以不要選擇自殺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