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100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淒風苦雨干卓萬 (下)

第三天早晨起來,雖然沒下雨,但是霧氣很重,走在霧裡跟走在雨裡差不多,看來天氣是不會好轉了,遠方不時傳來雷聲,附近的大氣相當不穩定,一想到要在這麼惡劣的天候下來回干卓萬斷崖,大家整裝時都若有所思,最後決定三人在摘下干卓萬大山後回到乳型峰下營地留守,其餘四人則繼續往攻火山與牧山。


我選擇了留守,以便讓燒襠的傷口復原,以免回程時拖慢了隊伍。雖然我不是山頭派,但也不曾放棄山頭,所以我內心相當掙扎該攻該守,不過後來想開了,反正我們不可能摘下卓社大山,而已經百岳倒數的祖錫又缺這一座,所以鐵定還會再來,就等下次再來好了,山不會跑。 

往攻火牧的四人早早離營出發,留守的三人則是慢條斯里的收好營地,才一派悠閒的動身。初夏的干卓萬杜鵑開的茂盛,但是不同於清空萬里的圈谷那種"滿谷盡飾杜鵑花"的景象,濃霧與細雨輕拂著干卓萬,粉紅色的花叢時隱時現,煞是另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挑逗美感。


白色的濃霧就像是任意變形的畫框,這一秒框了一叢燦爛的杜鵑、下一秒則裱了一幅枯枝的挺立,而身為一個山行者,倒是樂於隨著干卓萬主人的導覽,謙卑的欣賞這一切造化,於是我們三人在這路上,隨著花朵鮮豔、隨著奇石擁抱太極,極為愜意。


 


近午時我們三人登頂干卓萬,來自苗栗的大隊人馬在這邊等候落隊的隊友,此時天氣已經轉驅不穩,雷聲大做,雨絲隨著風陣陣的刷打,看樣子過午的天氣會變的更糟,我們畏懼雷擊不敢久留,於是倉卒拍了登頂照即便返程。

遠離了山頂卻擺脫不了雷擊陰影,雷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近,頻率也增高。回程的路上我們無心留意風景,隨著風雨與雷擊越發劇烈,我們心理更是沉甸甸,往攻火牧的同伴不知是否過了干卓萬斷崖,沿陵遇上雷擊是我們最擔心的。當我們回到乳型峰營地時,大雨已經下的不可收拾,打在身邊的雷擊更讓我們不知道該擔心夥伴還是先擔心自己。




大雨與雷擊直至傍晚仍沒有停止的跡象,氣溫隨著天色昏暗快速的下降,留守的三人在四人帳煮了薑茶等候隊友歸來,雖然我們三人像平常一樣的苦中作樂、打鬧,但是在話題的間隙,大家都難免流露擔心的神色。


終於,在滂沱大雨和雷聲的夜裡,四個人平安回來了,他們幾乎是直接衝進了帳篷,狼狽至極。他們快速換上乾衣躲進睡袋取暖並且喝了我們準備的熱茶,但是一直到了吃完晚餐,煮果凍的時候,他們四個人緊繃的神情才緩和了下來。

如我們所料,他們在干卓萬斷崖遇到了雷擊,祖錫說雷就劈在不遠的峰頂,嚇的他立刻把背在身上的金屬腳架丟開,我想這次的雷擊在他心底造成了不小的陰影,因為兩個月後我們在玉山群峰又遇雷擊時,他在路旁的石塊凹洞躲了四十分鐘。


當四人驚險的度過干卓萬斷崖時,暴雨已經開始了,面臨那種雨衣都無法抵擋的水壓,他們只好選擇在三叉營地找庇護,他們大聲詢問帳篷裡的人是否能提供安身之處,不過沒人回應,大概都前往卓社大山了,情急之下也只好"私闖民帳",直到"暴雨"趨緩變成"大雨",才啟程回返,再一次背負著雷擊的壓力,渡過干卓萬斷崖,此時天色已晚,全身溼透加上風寒效應,每個人都冷到發抖,有驚無險是不幸中的大幸。 


第四天早晨迎接我們的是難得卻短暫的日光,我們趕緊將衣物鋪在草地上曬,當然,還沒曬乾谷裡的霧氣就蜂擁襲來了,乳型峰營地又再度回到霧裡,只不過幾秒的時間,剛才的日光就像海市蜃樓一樣消散了。


今天行程比較鬆,只需下到十粒溪營地,大家沒什麼壓力,幾個較麻煩的地形也下的輕鬆。不過就好像當年在北大武寬大的稜線摔山一樣,意外總是出現在最無法預期的地方,當時走在我前面的彥緯剛結束了一個需要攀繩的陡下,卻突然自路旁滾落,由於這段路相當陡,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拜把兄弟下翻了二十幾公尺,過程中沒有任何喊叫,這一刻我的血液都凝固了。

當時我幾乎是背著大背直接跳下那段地形,邊衝邊喊他的名字,一開始他沒回應,心裡涼了一半,等我們到距離他最近的路基時,彥緯才說他沒大礙,我們接力把他拉上路面,一面檢查傷勢一面"讓他安撫我們的情緒",這時身為彥緯師傅的祖錫嘴裡叼著箭竹嫩芽緩緩走來,一副"幹麻這麼緊張"的樣子,他說這種地形是摔不死的,實在有夠冷血,但他的確經驗老道,彥緯只受了幾處皮肉傷 ... 


出了點小插曲,不過我們還是很快就抵達了十粒溪營地,這時雨也停了,陽光時隱時現,我們紮好了營,把東西拿出來晾,身為醫官,我好好的幫彥緯處理了傷口(事後發現大傷口還是不少),我們也趁這個時候在十粒溪稍作梳洗,除了摔山的意外,這一天,很愜意。 



第五天早早拔了營,在細雨中我們越過變成瀑布的崩壁、匯聚成激流的山湔,還有又濕又滑的倒木,我們經過了第一天緊急紮營的環形營地,經過五天前吃肉粽堅持不徹的登山口,然後踢了 9.5k 的芒草林道,回到了起點。這時司機大哥已經到了,他如往常一樣準備了汽水西瓜,我們換上放在車上的乾淨衣服,回到了沒有下雨的都市。






前往 <淒風苦雨 干卓萬 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