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 的享樂主義

關於部落格
  • 30297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南方澳 新船下水丟包子

<< 2010 中時優文嚴選  >> 

前一晚,住在南方澳的鐵甲蝦達人傳來訊息,說一早將有艘噸位不小的新漁船要入水,當地將會遵照丟包子的古禮替新船祈福,達人朋友說下水禮是宜蘭特有的慶典,近年來因為經濟不景氣,宜蘭已經少有新船,願意遵循古禮的船東也不多了,所以很值得去看看。雖然時非假日,隔天還得進實驗室,不過下水儀式舉行的時間是一大清早,我盤算著儀式結束後若是走雪山隧道回返,或許十點就能進台大。然而我心裡也明白,趕回台北的想法不過是自我安慰,像這種難得的經驗,就算遲到我也不願錯過。
  
  


  
 
隔天一早離開天色微光的台北時,路上還殘存著夜雨的水窪,然而車子出了雪山隧道之後,竟猶如闖入桃花源般豁然開朗,天色湛藍一片,金色朝陽灑落宜蘭平原,土地平曠,屋舍儼然。
 
我所搭乘、以這片土地為名的交通巴士,順暢的行駛在架高的高速公路上,恰好是宜於俯視的高度,猶如滑翔在宜蘭平原的上空。耳機裡的圖騰樂團主唱 Suming 正以阿美族語高唱著 Ho Hai Yan,那聲音彷彿從遠方的雪山山脈傳來、迴盪在清新而澄淨的空氣裡。
 
朝陽、山與海、藍天、飛行、原住民音樂(還有翹班偷跑),所謂的心曠神怡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車子到了羅東,立即換上捕蝦達人的車續往南方澳前進。
 
四年前出走了一次漫無目標的流浪,當時曾懷著心事,沉重的走在通往南方澳的這條路上,雖然走得失魂落魄,但是如今對於幾個走過的街道、逗留的轉角卻出乎意料的印象深刻,一眼就認得出來。
 
捕蝦達人開車的技術一流,速度無敵快,幾年前慢慢走過的街道與那些過往的心事,如今飛快的掠過眼簾,也飛快的掠過記憶深處,一如彈跳水面上的石子,在心裡又漾起了一圈圈的感觸。
 
 


 
抵達南方澳時,太陽已不再睡眼惺忪,火辣辣的振作在晴朗的天空。漁港的廣場上擠滿了無畏艷陽的人群,每個人手裡都拿著雨傘、藍子、補魚網、箱子,滿懷期待的看著遠方的海面。
 
像這樣虎視眈眈的陣仗我並不陌生,幾年前的農曆鬼門關參加頭城的搶孤祭典時,孤棚底下的人群也張羅著同樣的工具,為的就是接住自孤棚上灑下的糖果、粽子等祭品,只不過今天的新船下水禮,從船上丟下來的不是粽子而是麻糬與包子,相傳這是日據時代日人傳來的習俗,以前的蘇澳盛捕豆腐鯊,所以當時人們便將沒有包裝的麻糬從船上丟下,底下撿到的人就會說「攏細沙」,取其台語的諧音「都是鯊」希望為新船帶來好兆頭,至於丟下包子則是代表扔下魚餌好讓魚兒群聚,藉以祈求漁獲豐收。
 
鬼門關的搶孤儀式上,法師從高處丟下粽子用以布施餓鬼與海上的鬼魂,孤棚下搶粽子與糖果的人群,在祭典中扮演的正是孤魂野鬼;如今宜蘭新船入水儀式所丟的包子象徵的是魚餌,我們這下便從搶食的餓鬼變成爭餌的魚群了。
 
隨著鞭炮聲四起,待會負責餵食廣場上這群魚的「金利福六號」緩緩的出現在遠方,白色的船身在陽光下顯得燁燁生光,船上插著庇佑平安與豐收的「進(晉)水旗」,一說「大漁旗」,看起來倒挺像搶孤時高掛空中的順風旗。或許是因為同在宜蘭、且都是與漁業有關的祭典,新船的入水儀式與頭城的搶孤祭典有許多類似的地方。
 
由於新船必須等待祈福儀式結束之後才能發動引擎,因此這艘噸位不小的船便由小船牽引著,從造船廠的碼頭優雅的往港口靠近。
 
達人朋友說,這艘金利福六號是台語「三腳虎」圍網漁船的其中一艘,未來船上將會配置大型吸魚器,好將其他兩艘「虎」所圍網的魚群從海裡「吸」上來,避免在撈取的過程中傷害了魚體而造成賣相不佳,一般來說建造一組三腳虎魚船至少要上億台幣,想當然爾,這艘金利福六號的造價也可與豪宅匹敵了。
 
 


 
岸上的東家忙著迎神祭拜,燃放煙火與沖天炮,把火熱艷陽下情緒火熱的人群又煽動得更加火熱,海上的金利福六號與廣場上的群眾就像是互相吸引的磁鐵,逐漸合攏在水陸的交界。待船靠岸後,甲板上的船員便忙著將一箱一箱的包子、麻糬與裡頭塞著錢幣的紅龜糕搬到船頭,接著點燃了掛在船頭的紅鞭炮,隨著震耳欲聾的鞭炮聲,眾人的情緒也隨之沸騰。
 
新船的入水儀式終於來到了最高潮,船頭甲板上的船員開始將箱子裡的麻糬、包子一把一把的往底下灑,底下的人群也各顯神通,搶奪這些能夠帶來好運的祭品。有人將菜籃或箱子頂在頭上,或是撐開傘倒著拿,剛好成了網羅祭品的碟型天線;有人則是拿著長柄的魚網,乾脆把魚網伸到得高高的,大聲呼喊船員的名字,想必是船員的舊識,對方也相當熱情的把一堆堆的包子麻糬朝網子裡丟,儼然成了投籃遊戲。
 
船上灑下的包子麻糬據說多達一萬多顆,雖然在數量上仍比不上頭城搶孤,但是在場的人數也遠比頭城搶孤的上萬觀光客少許多,所以相較於搶孤的你爭我奪,此時從船上灑下的包子麻糬簡直就是濃密的彈幕。
 
我拿著相機穿梭在人群中拍照,原本無意加入戰局,不過就算不主動接取也會被漫天的包子與麻糬打中,一陣槍林彈雨過後,我的口袋也裝得滿滿的。
 
被從天而降的食物打在身上有趣得令人笑不攏嘴,只可惜那種數量稀少、裡頭還塞著錢的紅龜糕一個也沒打到我,所以雖然很好奇紅龜裡究竟塞了什麼,最後還是不得而知。
 
 


 
在甲板上負責投下包子的船員至少有七八個人,即使人手眾多,還是花了將近二十分鐘才將所有的祭品丟完,廣場上每支倒放的雨傘、籃子、網子,與我的大口袋裡都裝了滿滿的包子麻糬,每個人都洋溢著滿足的笑容,開始與旁人或是晚到的朋友分享他們的收穫。
 
在一片祥和歡樂的氣氛中,鞭炮聲再次響起,金利福六號慢慢打直了船身,船上的東家、船員、漁會的官員與宜蘭縣的縣長依序下了船,接著便是地方報社記者的採訪時間了。
 
廣場上燃燒的金紙堆早已化成了灰燼,隨著海風四處飄散;與會的群眾提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也逐漸的散去,回到各自的漁船與工作崗位,只留下負責清掃的港口員工,與搭著小筏負責撈取落海祭品的水手。
 
氣氛火熱的港口廣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有眷戀的日光持續火熱著。
 
 


 <鐵甲蝦達人朋友>
 
結束了入水儀式的觀禮,我再次搭上鐵甲蝦達人的車子,以無敵快的速度回到了羅東,然後搭上客運離開了陽光普照的宜蘭平原。
 
通過了黝黑的雪山隧道回到台北時,迎接我的是低沉的烏雲與尖峰時間的擁擠交通。我在大雨中回到了台大,時間剛好是早上十點半,不算遲到太久。
 
坐回了實驗桌前,南方澳炎熱的太陽在臉上與手臂上留下的曬痕隱隱作痛,感覺卻是如此虛幻。
 
清晨的露水、宜蘭平原的滑翔、飛車穿越的那段過去回憶、漁港廣場的鞭炮聲、潔白的大船、漫天而降的包子與麻糬 ...
 
恍如一場黑澤明的夢 ....

而我現實生活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
 
 


 

使用相機:Canon EOS 5D
使用鏡頭:Canon EF 24-105mm F4L、135mm F2L
更多照片,請前往相簿<<20100629 南方澳新船下水>>
前往  YouTube <<旅行應援團訪問捕蝦達人的影片>>
前往網誌 << 頭城搶孤鬼門關 - 閃耀的天空之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